本script為載入jquery核心使用,不影響頁面資訊瀏覽

捐款專區

  • 線上信用卡捐款系統
    ◆戶名:社團法人大臺南熱蘭遮失智症協會
    ◆郵政劃撥捐款
    ◆帳號:31532354

    ◆銀行匯款或ATM 轉帳,(合作金庫-成大分行)
    ◆帳號 1014717100802
    社團法人大臺南熱蘭遮失智症協會愛心碼5271
    公益影片
    更多影片更多影片
    目前會員人數:256人
    台南市領有失智症身心障礙手冊人口數--
    107年06月:4,884人
    107年09月:5,010人
    107年12月:5,199人
    108年03月:5,307人
    108年06月:5,448人
    108年09月:5,647人

    臺南市老年人口數及老年人口比--
    108年
    07月:289,420人(15.38%)
    08月:290,467人(15.44%)
    09月:291,647人(15.50%)
    10月:292,957人(15.57%)
    11月:294,592人(15.66%)
    12月:295,947人(15.73%)
:::* 瀏覽位置:首頁 > 會員文章小品
  • 字級選擇
  • 大
  • 中
  • 小

會員文章小品


人生最大的意義

  • 發佈日期:2012-04-22
  • 照片說明文字人生最大的意義,就是活得精采、充實,否則光活百歲、虛擲光陰,何用?那麼清楚,我終於理解到,我可以用金錢去換取難得的自由,再也沒有牽掛羈絆,偶而探望一下她,就隨時可去護理之家看看她,她有專業人員照顧,我也有時間好好照顧自己,讓自己有精神、時間多探望她—我的愛妻。
    錢是身外之物,要靈活運用,否則會後悔的,這對我大半輩的辛勞就太不值得,幸虧老天能及早讓我覺悟,不要再鑽牛角尖、死胡同,這時心情特別輕鬆,就彷彿是心中大石掉落了一般,從桎梏中解脫,她不會言語,但還是會看我的表情,注視著我的一舉一動,所以,我都用特別誇張、高興的動作來引起她的特別注意,我倆要再一起的機會來日無多,因此要分外努力去珍惜每一次相處的機會。
    她解尿的時間都要特別留意,記錄一個小時或50分就要帶她上廁所,如沒解出,就要用定時器,提醒35分再1次,但還是2.3回,就有1次失誤,所幸都剛好尿到尿片中,不必再花時間換內、外褲。
    常聽人家說,會結為夫妻,也就是前世結下的緣份,我會在這一世好好珍惜夫妻緣,我也很認命了。我不希望她下輩子再還我,因為那種錐心之痛,我怎忍心又加諸他人的身上呢?孔子曾說:「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」這樣的輪迴,惡性循環,還是不要也罷。
    以下是我的日記: 民國一0一年二月二十日 星期一 雨 15-21度
    她已經到了我該不得不放手的時候,因為她行動愈來愈困難,拉著她手走路,一步一步緩慢移動,是心理反應作用,拉她手會反向傾,阻擋我拉的力量,我這時如果手滑,沒有抓緊,她重心不穩,就會造成摔倒的結果,已經發生這種情形好幾次了,體重大概和我差不多56-57公斤吧,因已經三個多月沒有去岳母安養中心探視,所以沒量體重,我如今都有注意每餐的份量,以免愈來愈超重,對於她身體造成負荷,而我卻感到體重愈來愈輕,2月2號是62.3KG,也難怪在浴室見她要摔倒時,卻反應不及,也無能為力,我倆體重已快要相似,所以拉不住她,何況我也年老,自求多福都快來不及,焉有餘力再去分擔,如果到了該放手的時候,我為了長遠之計,還是不得不下定決心“放手”。
    我現在最希望的就是鄰近的OO護理之家,因為它距離我家很近,五分鐘的路程,我可以常去探望她,我要為我的未來做打算,如果我倒了,那是我的悲哀開始,OO是不會大發慈悲幫我的,我也只有在老人安養中心渡過餘生,所以倒不如現在趁我尚行動自如,給自己一個享受人生的最後機會,機會是要把握的,活在當下,才是最正確的選擇,我要快點做好事前的準備,別事到臨頭才措手不及,看護、長照正在拉扯,我也正在評估利弊得失之中,已不容許我再遲疑了,要快點行動,今天下午有預約成大的白明奇醫師,我怕忘記,所以在日曆上註明,提醒自己。
    我昨晚還無預警,像一般的家屬走進OO託照中心,一樓一樓的觀察,看他們中心裡的設施,和患者互動照護情形,工作人員問我要找誰,我據實告訴她有家屬想送來照護,所以我要事先看看週遭的環境,好做為我的考量,工作人員說:「請主任來詳加解釋,給您聽才會更明白。」不久主任走過來和我寒暄,說曾看過我來參觀過,我回答那是因為我要動手術。
    成大已事先預告我,行程安排好就會立刻通知我去醫院報到,我擔心會像上次那樣一遲疑,成大醫護人員馬上說:那就取消安排下一次,結果一等就是一個月又過去,這也讓我不得不盡可能的安排,我要申請長照中心的喘息服務,所以會來詢問,主任說現在剛好有一床,病人剛出去還空著,不斷向我推薦有另外一處所,我告訴她OO距我家只有兩三分鐘的路程,我想探望比較方便,並問明託顧費用,她拿了一張說明單,並留下名片,費用是一個月兩萬多元,這數目和請外籍看護工差不多,請一個外籍看護工是兩萬兩千元,還要給食宿,我害怕照顧一個人都快要力不從心,如果請看護來,不能如心所望的,那我恐怕無法忍受漫長兩年的契約,況且我是一個人單打獨鬥,孤立無援,親戚朋友最多也只能口頭安慰,其他真正的困難,還是要靠自己去承受,主任要我考慮好,如住進來,先辦理健保卡,身心障礙手冊以及病歷摘要等。
    下午去成大時告訴白醫師現在的情況,並說要申請病歷摘要,他二話不說就不必,似乎怪請照護是多此一舉,她已是重度失智,神仙也沒辦法挽回。我的內心又糾痛了一下,白明奇醫師說不要請看護工啦,給照護中心好處理,你也已經付出那麼多,現在要為你的將來做打算,這讓我猶豫不決的心理又產生一股莫名的力量,其實我也知道將來事後的情形,不是她倒就是我倒,我是白白的犧牲掉,OO也不可能為我改變什麼?我辛苦努力一輩子白手起家賺來的錢,就僅能眼睜睜拱手讓不付出的OO享用,真不值得,錢是活著的人才有用,死了一切都全喪失。
    我現在慢性病纏身甲狀腺、膀胱、攝護腺、氣喘、鼻子過敏、眼睛乾澀睜不開,再不為自己著想,就真的來不及了,最近她尾椎的疤痕又出現破皮,雖我事前都不斷給抹面霜或面速力達姆,但效果都沒改善,我改變噴廣東目藥粉,並用衛生紙包住以防磨擦,在下午給她洗澡時,看見她大腿內側尚稍有紅腫,如今雖我細心為她抹藥膏已漸康復,又右腳底後跟有一個十元錢幣大的水泡,我就非常氣憤難耐。
    2月11號由OO護理之家出院時,忘記收家屬要補貼的費用三天900元,打電話來,要我有空去補繳,我就按耐不住,大發雷霆,罵得打來的人要護理長來接聽解釋,因為我帶去的尿褲口太小,束敷太緊,所以會紅腫尿布疹,我告訴她在家我都沒有貼上膠帶,我經年累月的照顧,這是用我的生命去換來的,僅僅給妳們照顧三天,用走的進去,如今,要用輪椅推出來,這叫家屬情何以堪?護理長說她們也很重視病患的起居,都有按工作程序,監視電視可以證明,並說尿布疹抹上我再去繳費用,帶回的抗生素軟膏之後,三天就可康復。
    唉!既成事實,我再爭執下去也是於事無補,只好忍氣吞聲,自認倒楣,以後喘息申請一兩天就好,可是2月12日我再給她洗澡,又發現腳底水泡,我的心又疼又憤怒不想親自再去罵兩句,讓她們明白失智病患,雖然不會表達,但是工作人員繁忙也不能如此對待,可是退一步想,那又何用?事情已經造成了,下午再為她洗澡,看她右腳底的水泡已經明顯由起泡變成青色,這是因為有瘀血,我猜想是遭到重物打擊,心中的怒氣,再也忍不住,打電話過去,要找護理長理論,接電話的人說護理長不在,我就把她的前因後果說給她聽,要她們多注意,不要欺負不會講話的人,她不斷說抱歉,以後會注意,其實再也沒有以後了,因為他們已經成了永遠的拒絕往來戶,但也由於這樣才會讓我痛下決心,申請看護工或她送00護理之家。
    民國一0一年二月二十一日 星期二 雨 15-21 度
    最近又感到她行動愈來愈困難,笑口常開的臉頰逐漸消失,牽她走路那顫抖的雙腳似乎已支持不住她的身軀,逼我不得不快點下定決心,我幾乎到了崩潰的臨界點,帶她上廁所刷牙小便後,使我想起她頭髮也長了,順便走出去看看。
    唉!光是兩百公尺的路,就走走停停,氣喘噓噓的停了大約20次,這讓我不能再有遲疑,本打算明天再帶她去告訴她姊姊,這個想法也因此提前馬上行動,我的壓力無人可以幫助,帶她去造訪她姊姊,恐怕也很困難了,哎!該來的終究會來,只是遲早的問題,帶她去名匠喝茶聊天也是唯一可以讓我能重新提起精神的方法,以後恐怕就…。
    她姊姊的顧客絡繹不絕,看著店外停了兩輛車子,我真想打退堂鼓,回去算了,但是又想她就要立即送去護理之家了,不再和姊姊寒喧,恐怕他們姐妹要在店裡見面的機會就渺茫,也就這麼巧合,剛好有一個客人將車子駛離,讓我有機會停放再轉角那個位置,我牽著她走進已經有兩位客人的店裏,我告訴她姊姊已決定安排她要送去OO護理之家,接受所謂〝專業人員〞的集體照顧,因為我已經無法負荷她現在身體機能上的退化,包括餵食許久嘴不張開,雙腳無法承受身體重量,更因為我自己的身體也自顧不暇,若不放手就會變成我先倒下的局面。
    真的我是用生命在保護她,可是已快無意識的她,再要我這樣花費心力,死亡是每一個人最終都要面臨的問題,只是遲早,我也照顧將近十年,都沒有替手幫助分擔,如今我已大徹大悟,也無能為力,這也使我想起不久的那一次氣喘發作,吸不到空氣,還要勉強自己拖著潺弱的身體,在浴室幫她洗澡的慘狀,每一個動作都令我氣喘吁噓,那時候心中反而是想著,如果老天可以這樣讓我幾分鐘內猝死,那也是一種福報,一種解脫。
    在她的兄弟姐妹之中,我最信任她姊姊,因為她有責任心,其他只是表面虛晃一招的說些不痛不癢的安慰話,其實她們本身都自身難保,如何有餘力再去幫助你呢?鬼才相信,店裡的客人也都肯定我如今的作法,建明也不諱言的說,這種事情只有我才有資格做決定,當然我是明白這道理的,看見她姊姊很忙為客人服務,我也不便再打擾下去,就像她們告辭回家,這總算了切了我有告訴她姐妹的心願,使我內心會踏實些。
    我不希望會因照顧不周發生如此嚴重後果,所以平時洗澡完後都會查看那膚色較深又容易脫皮的地方,保養些面霜或面速力達姆,可是結果還是無濟於事,但只要不破皮就好了,她其實很好照顧,不吵不鬧,這重度失智讓我不得不放棄工作也有4年2個月又21天了,我在要過年的前一刻,下決心,完全放棄,雖然事前就有考慮到這天的到來,但始料未及會如此匆促,批來的衣服,存貨無法售完,但是現實的考量,還是不得不下此決定。
    我的處境可說妻離子散,又要照顧24小時不暝不休,隨身在旁的妻子,每天到菜市場擺攤、卸貨、販賣、收攤、批貨,結果所賺卻入不敷出,這辛勞無非是希望她不要和人群脫節,給她能有人群互動的機會,可是兩三年的觀察,她的病況還是持續惡化下去,效果不彰,而且還有許多直接間接加諸在我身上的壓力,去醫院治療拿藥,腦力測驗的人會說,我是否都沒給她做提醒督促的工作?怎麼會愈來愈退步呢?我只有苦笑,我又能說甚麼,就是因為一方面要教導她,也特地去書局選購一些有關專業書籍來看,但效果都不彰,所以我會心急動怒,雖事後都會深深感到後悔,反省自勉不可再犯錯,可是還是屢屢壓抑不住情緒的突然反應。
    我也知道壓力要尋求一些管道舒解,親朋好友的協助,但每個家庭都有一本難念的經,我也不希望每次麻煩人家,所以偶爾也會厚著臉皮去找他們聊天紓壓,他們見到我的處境也都很體諒,由其是大姐,七、八年前看我忙裏忙外,三餐都在外面裹腹,曾多次看見我駕駛廂型車到永華路,夏林路街角吃飯,要我如不介意,就晚上載她過去她家打伙,一再的溫情呼喚,而我也需要,每天風雨無阻用走的大約要30分鐘來回,這恩情就銘記在心底好了,感恩她是我大姐。
    民國一0一年二月二十二日 星期三 晴 農歷2/1 16-24度
    她的狀況讓我不能再拖下去了,不得不逼我非做處理不可,我很矛盾,但還是要考慮現實的環境,如果我希望再多活幾年,還是要有正確理智的取捨,俗云有捨才有得,那就要選擇,每一個人都有每一個人的宿命,如果無法避開刀光,就要坦然的去面對承受,現在每一分每一秒都壓著我快喘不過氣來。
    我希望她自己走到浴室小便,我不要她整天躺在沙發上,緊閉著雙眼睡覺,那只會使身體更差,何況我現在唯一能幫助她活動的,就僅僅那十多步路,很辛酸殘忍的選擇,人家說步步維艱,如今我也真正体會到那種刻骨銘心的寫照,眼淚已經流不出來了。
    早晨我必須再做劊子手,親自把她送去OO護理之家,這間我是經過三、四趟參觀、比較過,比起父親送去愛心給OO照顧,不知好了多少倍,雖然當年我沒說什麼,但真的我還是會餘怨難消,明知是虎口,偏向虎山行,這是一種無奈,現在的孩子,又有多少人能體會,我感慨萬千,但我還是逐漸走出這困境,這也就是所謂佛教高僧的頓悟吧!
    在很短的時間裡,那心靈的糾結解開了,00護理之家就在我家對街小巷,走路三、四分鐘就到,昨晚我已和他們溝通過,也看了她以後要住的四人套房中,和她夫妻一場,我總要為她做最符合我理想又負擔得起的選擇,我可以三不五時去看看,相信有家屬不時的關切,他們也會多關心一些吧!
    她總算做了一個圓滿的結果,我本不希望告訴她姊姊,可是她是我唯一可以信賴的她家人,也只有她才真正關心她,當我有事要去銀行,拜託她姊姊照顧片刻,她總會防範未然的親自坐到她身邊,小心呵護,生怕跌倒,辦完事回來,我看到還是故做灑脫的說,沒關係,放心,其實我內心何嘗不感激,平時親戚都不在,我也不希望去打擾,但我總要舒壓,這也是不得不做的抉擇。
    將她安置好之後,我的心彷彿如釋重負,背在身上的大石落了下去,以前我常以為造化弄人,把我彩色的人生,瞬間變成黑白,但我也默默的去接受這種無情的打擊。
    我最喜愛的照相機,就封在乾燥箱中六年,不敢拿出來,只因為照顧她,她再也不能做我專屬的模特兒而放棄相機,去年有機會讓我試著參加兩天的攤販工會花東縱谷遊玩,我嘗試利用長照中心申請喘息的機會,安排到OO護理之家,這也要歷經四五家養護之家的推辭,才能找到的安置地點,大部份兩三天的短程照顧,他們業者都會推拖沒病床不接,因為會增加他們業務行政的許多麻煩,但我還是排除萬難,試著走了出去,總算踏出第一步,重新點燃自我尋找快樂的根源,也逐漸學會利用剩餘的時間,又不影響她的安全,去做調適心情。
    在家除了照顧她,日以繼夜,經年累月,不眠不休,就彷彿是24小時超商一樣,這就算是鐵打的身體也會累垮的,人云:休息是為了要走更長遠的路,看看電視,就是寫日記,把內心的感觸,毫無避諱的暢言,以及重翻那走遍全省高山水崖風景名勝,世界各地夫妻的照片,回味那時的場景,以及重溫那已經過去三、四十年的舊日記,這就又彷彿我重現在當時的景象裏,別人是過一次人生,而我有幸又走第二次,我是何嘗幸運啊,她和我分離,這是誰都無法逃避的事實。
    如今我要學習面對沒有她的孤獨人生,像隻折了翼的鳥,走完這最後的餘生,期望又能恢復彩色,不可再跌入那已經喚不回的過去漩渦當中,下午來了三位失智症協會的志工來做家訪,我們閒聊得很愉快,她們要我去當志工,讓我禁不住苦笑,我才不要又受另一種束縛,我要自由一陣子,毫無羈絆,最好駕駛汽車到處走走,要在哪裡休息,就在哪裡休息,大姐在我去拿菜時還持懷疑的態度,認為有可能嗎?是的!但想不開又如何?終於想開了。
  • 推上Facebook 推上twitter 推上噗浪
*回上一頁 *到最上面